【閃靈】Incarnation

YauJabberwockyy in 同人
1 mins to read - Nov 19

原著衍生,有關最終卷銀次是怎樣能夠出現在巴比倫城的腦洞。

一切事件發生總有理由。比如說天野博士為了讓兒子能夠復活,所以創造了「倉庫」。比如說魔女皇后為了「倉庫」中的生命能夠脫離神的擺布獨立滋生,所以發動了叛變。比如說赤羽藏人,他之所以加入了特拉斯智囊團總有其原因存在。不只是因為他醫術高明,不只是因為他在「倉庫」中成為了天野銀次身邊其中一人——在更久之前,天野博士的野心比現在更大,而赤羽從那時起就一直從旁協助,直至她捨棄那想法之、轉而專注於「倉庫」的開發為止。

但是他們也許誰也沒想過赤羽的本職會以這種方法重新開始。在惡魔皇后背叛之後,本來應該可以在另一個世界中安穩地誕生、生活的天野銀次就此被捲入無限城的戰鬥之中;嘗試過重新啟動、經程式演算使智囊團成員得以插手其中……即使如此還是逐漸失去對自己所創造的世界的控制權之後,天野博士能做的只有確保「最後保險」啟動——也就是「惡鬼之戰」。
這當然並不是她所期望的結局。自然也不是赤羽當初加入時想做的事。他只是適時地提出了一個可能性:如果「倉庫」的運算能力足以計算出無限接近於人類的智能——甚至到了有人認為它們已是生命的地步——而之前將加賀美京司的人格送入另一個世界的實驗也成功了,那有沒有辦法將這步驟逆轉過來?

「……你瘋了,赤羽藏人,而且很徹底。」天野博士如此評價。赤羽雖然把話講得挺隱晦,不過他們也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就算是加賀美京司,經過程式計算、送入『倉庫』之後,無論是他本體還是『倉庫』中的人格也不能說是萬無一失的穩定——尤其是現實中的他。我們目前還沒有完全理解運算的原理,不應該冒這個險。」
「但是天野博士,你看起來並不像是想放棄啊。」赤羽簡潔地指出。天野博士別過了頭,不知道是想逃避赤羽的慫恿,還是不想讓對方看到自己眼中一閃而逝的熱切與心虛。

「銀次可能會再死一次。」她開口時仍有著幾分猶疑。
「但光是『倉庫』,你就已經重啟好幾次了。」
「我們根本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如果不作嘗試的話,那事件會一直——一直不發生。」
天野博士的眼睛不好,所以她望向赤羽時視線有點偏了方向,但她的眼神仍然銳利。
「這是個好機會。」赤羽加上一句。

就是這句話,讓赤羽得以開始著手準備。他並不常投入在自己的工作中,這並不代表他會隨便完成,但也代表普通的工作根本滿足不了他——在另一個世界裡的赤屍成為了以殺人為樂的搬運工,而赤羽雖然還在做外科醫生的工作,但除此之外他的品味大概不比那個人好多少。而且他們還一樣對天野銀次感興趣到不得了。
赤羽僅見過屏幕中的銀次。那孩子簡直就像養在水缸中的觀賞魚一樣,為他準備的這一切全都是無價的先進技術和器材;特拉斯智囊團所成就的更是超越時代、幾乎可說是向神所下的挑戰書——全都是因為一個四歲時出了車禍而死的男孩,而他自己毫無自覺,每分每秒在這華麗的水缸中面對各式各樣命定的苦難,大至生離死別小至三餐著落,他們則是在另一側目不轉晴地看著。如果天野博士要說赤羽是瘋子的話,那她自己大概也逃不過這稱謂吧。他們全都早就為天野銀次而著魔了。意識到這件事讓赤羽心情大好。
不過是的,就算是主導這一切的赤羽,他本人也不知道這到底會造成什麼後果。他們也沒有時間去做足夠有用的實驗,「惡鬼之戰」即將要展開,他們只有一次機會,要不是趕不上時間,就是最後運算結果導向了β值而非γ值——也就是失敗、失敗。

「作最後一次檢查。」他下達了指示。身邊同樣穿著白袍的研究員四散到各自的崗位上——他們全都是在生物科學領域中的頂尖分子,而且也對赤羽所做的事抱有幾乎要從胸腔裡湧出來的熱誠——而他們所有工作,全都是環繞著在房間正中央的「成品」進行。
與大量電子儀器接駁到一起的是一個可放下一名成年男子的密閉艙。四處都是研究員低聲交談、儀器有規律地閃爍著光芒;然而那全都沒有傳到艙中的那人去,他只是閉著眼,像在等著可以醒來的一刻。
那不是屍體。從來沒有活過的又要怎樣死去?赤羽的食指與中指沿著密閉艙半透明的外殼一路踏著輕快的舞步而上,零碎的哼輕在他喉裡打滾一番又被吞了下去,沒有真正唱出來。他的心情很好,到目前為止事情也都按著他所想的進行。
「報告,一切儀器運作正常,所有生理指數維持在一般水平。」戴著眼鏡的女研究員回道。赤羽的手指停在密閉艙的窗口,要是他的手指能穿過那片強化玻璃的話,就能觸到裡面的人了——是有點可惜,但也不過是現在的事。

「開始與『倉庫』接觸,準備轉碼器。」他說話時視線不曾從裡面的人臉上移開。這毫無疑問會是他一生中最完美的傑作——又或者他花上十六年時間準備的一切,包括這實驗室包括這實驗室裡曾經用過的現在還在用的機械和技術,都不過是徒勞。但無論如何十六年時間實在太長,他已經等不及了。「『同步』完成後,開始注射藥劑WX-C125及WX-N028。醫護組暫時待機。」
在他們頭頂有巨大的屏幕,展出「倉庫」經由精密運算而創造出來的世界:那裡有自成一格的物理法則,是魔女皇后為了達成目的改寫了那個世界的法則,扭曲的現實將使命運也扭曲,因果接連偏離既定的道路——但那又如何。赤羽根本不在意這些事情,他觀測那個世界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因為他的實驗對象也在其中。
而這刻,天野銀次在另一個世界中奮力戰鬥著。有時與同伴互相扶持,有時因同伴的死而崩潰,嚥下眼淚和血之後他還要繼續笑,即使他不過是一段一段的程式碼,他還是像一個人那樣活著。戰鬥吧。揮動你的拳頭。你還能操控雷電不是嗎?你飲盡眼前的苦杯,就能越過十六年前的死得到至高的獎賞了啊——

赤羽準備了一個給天野銀次的意識得以附上的軀體。
健康、乾淨、全新的軀體,有著柔軟的金色短髮,雙眼張開的話可以看見蜜金色的虹膜。跟屏幕裡的少年長得一模一樣的身體就埋在那如棺木一般的密閉艙裡。

所以來吧。赤羽準備好隨時張開雙膀。只要在「惡鬼之戰」中打敗惡魔,「倉庫」的計算就會到達γ值,並將天野銀次的資料傳送往已經完成接觸的密閉艙裡去。
來吧,銀次。只要你戰勝了這一切,你就可以重生在這世界上了。

「讓我看看吧……你對『生命』的執著!」
難道那不就是這混沌之中最美好耀眼的事物嗎。





-END-

我本來想寫赤羽先生親親銀次的臉頰什麼的,不過寫不出來(?)
感覺到最後有點太露骨,我想想可以怎樣修。
標題取自基督教術語「道成肉身」,即指神子所代表的「道」(神的意旨)透過瑪利亞誕生到世上(即是耶穌)便得到了肉體。說到底就是在蘇銀次罷了(煩)
當然從原著來看銀次是不領情了,赤羽先生別哭。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to share what you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