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靈】赤屍夢見自己在墓地裡

YauJabberwockyy in 同人
1 mins to read - Nov 21

屍銀。打算收錄在六月出的屍銀本裡。 請給我這對的同好謝謝

《赤屍夢見自己在墓地裡》



於是銀次在墓地裡遇上了赤屍。那時他正一邊走一邊努力回想,任由波鞋在石鋪的走道上磨出沙沙聲響,卻還是不記得自己為什麼要到這兒來。他在這墓地裡來來回回來來回回──天色迷濛分不清是清晨還是黃昏,人在微禿的草地上的影子也是面目模糊──這時赤屍穿著跟平日一樣的裝束出現在灰白色的墓碑之間,像是從夢境裡走出來的一抹影子。



「赤屍先生在這兒做什麼?」雖然他還沒想好要是對方問他同一個問題他該怎樣回答就是了。

「我嗎?我在這兒悼念那些為『奇蹟』而死的人們唷。」男人回答,垂著頭好像在看他眼前那個空白的石塊──在他們腳下這片土地中到底埋藏了什麼,恐怕只有赤屍才真正知道。「你知道嗎,銀次君──這個世界上有『無論如何也不會發生的事』。」

不死的豺狼醫生說得輕輕鬆鬆。銀次不懂太深奧的東西(這向來被阿蠻評為過於單蠢,可惜他實在無法反駁),他暗自希望這次赤屍先生的話會更好懂──但他知道,赤屍的話總有其意義,像某種預言,暗示著這之後將會發生的種種事件,彷彿他早就經歷過這一切。「可是……你剛剛不才提到『奇蹟』嗎?」銀次問:「從來不曾存在的東西是沒法死掉的吧?」



「沒錯,你真聰明。」赤屍微笑著嘉許道,雖然銀次並不因此而覺得開心。「所以所謂的『奇蹟』,正是把世間的法則也扭轉,拚命讓本來不可能發生的事成為『真實』──伴隨著沉重的代價,這是當然的。於是為了達成這目的,就必須有人用他們的性命填上因『奇蹟』而撕裂的缺口囉。」

「可是無論是要達成怎樣的目的,也不能拿別人的生命作代價吧!」銀次說得很急,好像自己也看得見那些已死的、將死的人,他們的屍骨爛在地裡也沒有得到半點理睬。「而且──這樣說的話──赤屍先生你難道見過因為『奇蹟』而死的人嗎?」



「啊,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意外地,那其實沒有特別慘烈呢。」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那時天好像要比現在的更混濁,他試著逃開──亂飛的子彈和炸藥,以及看起來不像是幻覺的影子──他們試著逃開。這不對勁,他幾乎發白的腦子裡這樣想著,這不對勁。他不是為了經歷這種事才來的。不是為了看著醫療帳幕在交戰中被炸毀才來的。(黏在他臉上身上的是什麼?)他一定得離開,帶著他抱在懷裡的少年。他只來得及把他救出來。(他在嘴裡隱隱約約嚐到的是什麼?)少年身上也受了傷,血沾滿了二人的衣服,他的手濕濕滑滑的,好幾次少年好像就要跌出他懷裡。不──不,他接住了,明明應該是這樣的。難道不是嗎?他的手抓得好緊。絕對不會放手的。



「……赤屍先生,為什麼,唔──」

赤屍突如其來的吻讓銀次想說的話全都得吞回去。他掙不開赤屍抱著他的手,但大概在掙紮裡咬破了對方的唇,所以才會在唾液裡嚐到了血的味道──赤屍先生吻了他!而銀次還是想不起自己為什麼會在這兒──說不定這根本不是真的,只是個奇奇怪怪的夢罷了。然後同樣突然赤屍便抽開了身,但仍繼續盡影子的職責蓋伏在銀次身上。

「真是令人懷念的溫度。」銀次分不清赤屍出口的是再輕不過的笑聲抑或是一下喘息。「可是呢銀次君,那個男孩的身體就那樣慢慢冷掉了──後來我才知道,那因為他的死而懸空的位置到底交了給誰。」

對,他知道要創造「奇蹟」有多困難。他對神的詛咒最後換來了啟示,知道了真相的赤屍同時也得到了超越法則的權限──但即使這樣,即使現在活生生的「奇蹟」就被他抱在懷中,他也沒有辦法不去想像要是天野銀次死掉的話到底會發生什麼事。難道不會很有趣嗎?畢竟他們現在就在一個墓地裡啊。就在這兒動手殺死天野銀次,讓「奇蹟」和為他而死的「祭品」合葬在這地裡──真是誘人的幻夢,但赤屍要醒來,回歸到屬於他的現實世界之中:在那兒有實實在在的銀次,他不會知道赤屍在夢裡在墓地裡強吻了他。



雖然這個「現實」其實也如埋在土中的死人做的夢一樣虛幻,難道不是嗎。









-END-

好難懂,我保證本子裡其他短篇會比較好懂(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to share what you think!